慕山飞雪

我也不知道我是干嘛的😏

六月

         刚刚好的水温,刚刚好的力度,刚刚好的温柔。一切都那么温馨幸福,我突然不敢想如果有一天他不在我身边了,我该怎么办,我……一定忍受不了吧。

        “你呀,总是窝在家里,不会难受吗?今天不上班陪你去楼下走走好不好。”吃完早饭的他把手中的碗筷放回了桌上,笑的温润,企图用这种微笑来掩盖他挑食的事实。
        明知我对他的笑容一点抵抗力都没有却还要摆出这样一副样子勾引我,好吧,不出意料的我点了点头同意出去走走,不出意外的我吃掉了他挑出来的胡萝卜。

        “这衣服好看吗?”他牵着我的手站在橱窗前,另一只手里打着把遮阳伞,带着蕾丝边的遮阳伞。我看了眼模特身上那件牛仔蓝绣海棠花的短袖衬衫,转身看着站在身后的他。
        “进去试试,不穿在我老婆的身上我怎么知道它好不好看呢。”说着便收了伞拉我进了店里。店里几乎都是用钢架搭起来,靠近里墙在两米高处更是搭了一处小二楼一样的试衣间,踩着楼梯上去,高跟鞋撞击到钢板上哒哒的很好听。
        楼梯的一旁扔着一座似乎是半成品的楼梯,有活泼可爱的孩子不厌其烦的一遍一遍的爬上小二楼,然后纵身一跃跳到那节楼梯上来回嬉闹着。
        我试了试衣服瘪了瘪嘴从试衣间走了出来,衣服有些大,可是这已经是最小码了。换回本来的衣服,我看到了他在一旁的休息区等待着,突然有些想他了,想要迫不及待的回到他身边。
        还不等我踩上楼梯重新经历一遍那种哒哒声,然后回到他的身边,楼梯连着墙壁处的螺丝断裂了,二楼变成了一个孤岛,而我成了孤岛上的人。
        “你好好在上面呆着,等找到解决办法再下来。”他焦急的语气,担忧的眼神反而让原本有些惊慌的我镇定了下来。看了眼楼梯上那件半成品楼梯,转身,起跳一气呵成,即便是穿着裸色的高跟鞋,我还是稳稳的落在了刚刚小孩子们玩闹的那节楼梯上。
        “你这是胡闹,万一伤着怎么办。”还未走下那半截楼梯就被他拽进了怀里,我能够感受到他浑身都在颤抖,就连训斥我的声音都是抖得。不等我解释安慰,我就已经被拽回了家里,好吧我可能要哄好久了。

        “你看什么呢?”我把温好的牛奶递到他手上,顺带瞄了一眼他手中的平板。“小视频。”喝完牛奶的他顺势把我抱进了怀里,有一下没一下的用手指绕着我的头发,一次一次一圈一圈,每次却都会把手指绕在里面解不出来。
        ‘我家亲爱的如此性感漂亮,好吃醋打滚求安慰。’
        我看着他在屏幕上打下了一个又一个的字,然后毫不意外的按下了发送键,动了动脑袋在他肩膀上蹭了蹭,果然还是这个位置最舒服。
        ‘晨哥吃醋了,好萌’
        ‘晨哥出现,闲杂人等退避’
        ‘嫂子快安慰一下吧,这么可爱的晨哥我也想要啊,嘤嘤嘤~’
        ‘求晨哥打滚视频,照片也行’
        我看着屏幕上一个接一个迅速闪过的回复动了动身子,举起手机对着他晃了晃,“我要不要给你拍张打滚的照片发过去。”却被他一把又拉回了怀里,“别闹。”就地正法。

        喵~ 脸上划过一丝湿润带着微微刺麻,我费力的睁开眼看着坐在我面前轻轻晃着尾巴的猫咪。动了动已经被压麻的手臂,平板的屏幕上还放着微博的秒拍小视频,结婚纪念日的甜蜜让我的心狠狠地被揪了一下,原来我从来不曾拥有过。

        我叫五月,是一只纯黑色的猫,因为在五月的时候被我的主人六月带回了家就住在了这里,她说她是在六月被院长妈妈捡到的所以名字叫六月,那我在五月被她捡到名字就叫五月好了。
        六月很漂亮,白皙的皮肤,乌黑的秀发,会发光的眼睛,还穿着一身漂亮简单的天蓝色连衣裙。但是漂亮的六月有很严重的抑郁症,她总会陷入自己的幻想中,有时也会有短暂的清醒。
        她爱上了一个人,一个与她相隔甚远的人。她与那个人相遇在微风和煦的日子里,她告诉他她叫六月,他说这名字很美,之后很简单的两个人相知相爱结了婚过的很幸福。可现实却是那个人不属于她,他是个演员,有一个很爱的妻子,有一段很美满的婚姻,我记得六月叫过他——言晨。
        那天六月清醒了很久,一点一点给我顺着毛,讲他们的爱情故事,讲她跟那个人如何从平行线到交叉线再到重合线。
        再后来我的毛打了结,梳不开的结,在一个阳光很好的下午,猩红的血流了浴室满地,也染红了她身上那件天蓝色的连衣裙。我守了她两天,现在我也该走了。

        “亲爱的,你在想什么?”女人理了理被风吹乱的头发,看着面前有些出神的男人。男人闻声转过头笑了笑,眼睛中满是温柔,“没什么,我们走吧。”并将手中的遮阳伞向女人头顶偏了偏,带蕾丝边的伞。
        一阵风吹过,带着少有的一丝清凉。言晨回头看了眼刚刚的那处台阶,他记得四年前在这个地方,也是这样一个吹着微凉的风的日子,他看到过一个打着遮阳伞,穿着天蓝色连衣裙,笑的很阳光的女孩,四目相对的一瞬间是他钟其一生再也没有体会过的心动。
        他记得那个女孩有个很好听的名字叫六月,很喜欢带着蕾丝边的遮阳伞。